歡迎來到优乐扑克亲友圈拼三张網站!

新聞動态News information

專家稱PM2.5并非全部人類排放 戴口罩無大作用

戴口罩并無太大防護作用 PM2.5和灰霾不是一回事

  上海全面試點發布PM2.5指數


  從6月27日起,上海市開始公布市内10個國控點(環境空氣質量國控自動監測站)的PM2.5數據。中午12時數據顯示,最近24小時上海市PM2.5濃度均值為11.7微克/立方米,10個點中PM2.5濃度最高值為18.7,最低值8.4。


  上海市環保局有關人士表示,在試點監測和發布的基礎上,将在今年年底前正式發布10個國控點全部基本項目的小時濃度、日均濃度和評價結果,在這個過渡時段,上海将繼續發布空氣污染指數(API)。


  今年2月,PM2.5被納入我國《環境空氣質量标準》。在此之前,我國僅監測PM10。


  PM2.5是指空氣動力學粒徑小于2.5微克的分散在大氣中呈固态或液态的顆粒狀物質,可以影響大氣的能見度,産生大氣光化學煙霧,加劇或減緩溫室效應,還會随呼吸進入人體内,甚至透過血氣屏障進入循環系統,導緻呼吸(包括肺癌)和心血管系統疾病。


  不過,目前公衆對PM2.5的認知還有一定誤區。複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的相關研究表明,PM2.5的來源并非全部人為源,也有天然源;PM2.5和灰霾并不能畫等号,而顆粒物小,也并不代表毒性就小,戴口罩并無太大的防護作用。


  來源:并非全部人為源,也有天然源


  “現在一講到PM2.5顆粒物污染,公衆都認為來自人類的排放,甚至認為大氣中的顆粒物就是污染物,這是不對的。大自然的本底中就有很多顆粒物,也包括PM2.5。”據複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楊新介紹,PM2.5的來源包括天然源和人類源,天然源主要有火山噴發、沙塵暴、海洋飛沫、森林大火等,非洲撒哈拉地區和南極海洋地區的顆粒物濃度較高,就是因為自然本底中的顆粒物濃度高;人類源則主要是人類進行工業、農業、交通等活動造成的排放,其中化石燃料燃燒後的排放量最大。


  楊新說,造成目前中國PM2.5濃度較高的原因主要是人類活動排放,但也不要忽略來自天然源的影響,比如沙塵來襲造成的重度污染。PM2.5不僅來自本地污染源,還能通過中長距離傳輸影響周邊地區。比如,稭稈燃燒及來自我國北部、西北部的沙塵經過中長距離傳輸,成為我國中東部城市PM2.5的主要來源。


  誤區:PM2.5≠灰霾


  “有時候天灰蒙蒙的,不見得就是污染。”複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陳建民表示,總的來說,重度的顆粒物污染是導緻灰霾的一個主要原因,但PM2.5濃度和灰霾不能直接畫等号。


  為什麼有時公衆抱怨天是灰蒙蒙的,環境監測部門卻報告空氣質量為良或輕度污染?楊新表示,質量濃度不是全面衡量大氣污染程度的數值,導緻灰霾發生的污染源有多種,不僅與顆粒物的濃度有關,也與氣象條件如風向、相對濕度、大氣能見度和化學組分、地理條件密切相關,因此才造成了空氣質量報告和公衆感受的差異。


  在目前中國的空氣質量評價體系裡,PM2.5為50~80微克/立方米時,空氣質量是良,但在較高的相對濕度的情況下,污染物吸濕增長,本身顆粒物的污染濃度減少,很可能會導緻灰霾,感覺上灰蒙蒙的。而夏秋季節,農村地區稭稈燃燒産生的污染傳到城市,春天時沙塵過境,也都會導緻灰霾的發生。


  陳建民表示,目前的PM2.5監測的是質量濃度,但顆粒物小、質量少,不見得毒性就小。因此,戴口罩對于顆粒物污染的防護用處不大,因為口罩畢竟很粗,大的、粗的顆粒可能會吸附到上面去,對真正的細的顆粒物起不到作用。


  因此,雖然美國的PM2.5标準是35微克/立方米,我國目前是75微克/立方米,但在中國,大顆粒如礦塵較多,質量可能與幾千個、上萬個小的顆粒質量相當,但幾千個、上萬個小的顆粒的毒性含量比一個礦塵上的含量多得多。


  我國PM2.5污染比較嚴重


  盡管中國在全國範圍尚未開展對PM2.5的監測,但個别城市的監測數據表明,我國PM2.5污染比較嚴重。2006~2010年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西安和沈陽5個城市的PM2.5年平均濃度都在55微克/立方米以上。我國四大(京津唐、長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、成渝)城市群在2001~2006年期間PM2.5年平均濃度均超過50微克/立方米,而歐美發達國家普遍低于15微克/立方米。世界衛生組織在2011年9月公布了其首個空氣質量數據庫,以可吸入顆粒物(PM10)計,我國空氣質量最好的海口市在全球1082個城市中僅排814位,這間接反映了我國主要城市的PM2.5污染水平較高。


  陳建民表示,就污染段來說,在中國有明顯的三段高污染時期:第一個時間段是6月、10月、11月的稭稈燃燒高峰期,一般南方時間稍早于北方。第二個時間段是冬天,特别是北方的一些城市,燒煤取暖産生了非常嚴重的污染。第三個時間段是沙塵暴的時候,每年一般是十來次,北方一些城市如北京、天津附近正好是下風帶,深受其害。


  就一天當中而言,早晚高峰是顆粒物污染嚴重的時期。早上7點、8點的污染較為嚴重,9點最重,下午5~7點時也很嚴重;天氣晴朗時,下午的二次氣溶膠的形成較多,兩三點時會産生光化學煙霧;而晚上8~10點則空氣質量較好,适宜人類活動。


  治理:長期艱苦的工作


  “目前我們國家的PM2.5也好,大氣顆粒物污染的控制也好,并沒有可以照搬的教條可參考。不要在巨大的外交壓力和社會公衆的輿論壓力下,采取一些違背科學發展的大刀闊斧的措施,有時候反而是得不償失的。”楊新表示,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,我國目前的産業結構還嚴重依賴化石燃料,此時已經開始着手布局PM2.5的監控體系,對于整個社會來說是難能可貴的,但如果脫離經濟發展的時機,盲目追求和發達國家一樣的評估标準是不太現實的,要實現發展經濟和治理環境之間的平衡。


  “這是一個長期過程,不可能在一年兩年内就把整個國家的化石燃料的消耗量降下來,使燃燒技術、控制技術全部大幅度提升,還是要有一個長期的艱苦應對過程,這有賴于我們從基礎研究出發,對目前我國大氣污染中最關鍵的基礎顆粒物問題進行深入、細緻的探讨,才能夠拿出解決的方案。”楊新說。


  發達國家的空氣治理過程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以“倫敦煙霧”事件和“洛杉矶光化學煙霧”為代表的大氣嚴重污染事件,标志着人類活動排放對地球表面空氣質量産生了重大影響。發達國家紛紛采取不同的空氣清潔系統計劃來治理大氣,經過幾十年的努力,空氣的質量有了明顯改善。美國環保署在1997年第一次将PM2.5監測列入了空氣質量評估體系,當時24小時的平均值是65微克/立方米,與我國今年提出的75微克/立方米非常接近,經過十幾年的進一步控制,到2006年把該數值降到35微克/立方米。世界衛生組織(WHO)則在2005年第一次将可吸入顆粒物确定了指導值。